※all主角拒绝接受一切对家关注※

※有会画水彩的爹爹教教我吗😭※



超级宠本命,是个只会发小甜饼的废人一个【并不】,主角极右,本命极右,除此以外的cp会超级戳我雷点。以上。

【+127】今天我们来818新来的词曲小哥

※啥圈不混,啥都不懂 ※瞎鸡巴写 ※垃圾画手论坛体警告 ※all27汤底的+127 密鲁菲奥雷卖艺组水区 谁来给我科普下新来的那位词曲小哥 1L 楼主 如题,就是胃药困昨天刚出的新曲,太他妈的好听了我无敌循环到现在还停不下来…所以有人扒一扒那位负责编曲作词的机器人二十七号吗(发出想要了解的声音 2L 飞速抢占沙发然后抱走胃药困 3L 沙发!!! 4L 楼上手速啧啧 5L 村通网…我才知道胃药发新曲了。 6L 劫走2L抱起的胃药困然后询问5L你是假粉吗——(超大声) 7L 我我我我也想要了解!!!【探头】这次的编曲真的超棒的,和胃药以前唱的黑暗暴走重金属系完全不同【。】 8L hhhh楼上,胃药也有唱很多神经病曲好吗,比如说那首上司藏起了我的胃药据说还是本人作词作曲,我笑死 9L 靠啊哈哈哈哈哈哈你们快闭嘴,要是被萌新看到了怎么办啊,劝退的粉丝你们赔吗哈哈哈。 10L 实名指责你们这群歪曲事实的假粉,我胃药黑暗重金属和神经病也就唱了几首好吧,明明一直以来就是唱情歌的??? 11L 然后被人记住的只有那几首 12L 楼上是个狼人。 13L 然而你胃药就算唱黑暗重金属和神经病也无敌好听,我当初就是被那首音量不打到正常值以下就炸耳朵的命运之十字架拖入坑的。 14L 我擦,13L硬核粉(… 所以说新曲这么可爱活泼的8bit风真的超级颠覆认知,我赌五十那位二十七号是个可爱小男孩。 15L 正楼小可爱 发现话题突然转了回来emmm,那我就呼唤一下消失的楼主好了。 16L 哈哈哈哈哈毫无用武之地的正楼君 17L 这时候不是该呼唤课代表吗,楼主也是和我们一样打听二十七号的啊(小声 18L 估计楼主在蹲胃药的直播吧,还有两分钟就开了 19L 卧槽,感谢18L提醒,我他妈差点就忘了。 20L 我哭爆,求各位姐姐转播一下,学生党流量烧不起哭出声 21L 楼主 我双开,帮你转播……反正这个点估计胃药直播也是直播打游戏。 22L 楼主无意间透露了有钱人的气息。 23L 开了开了,果然是打游戏 24L 胃药:一位被唱歌耽误的游戏主播 25L 等等,胃药今天打的好像不是单机 26L 盲生你发现了华点。 27L 楼主 我暴毙。我开这个贴没有意义。我就说为什么胃药一反常态没有在简介说明二十七号的信息……原来是等打游戏时介绍吗… 胃药,赢了(死掉) 28L Σ(っ °Д °;)っ楼主你振作一点…!!还有小可爱在等你转播啊!!! 29L hhhhhh我来转播好了,你胃药现在正在直播打游戏,然后顺带邀请了二十七号说是新人介绍。 30L 楼主 我求二十七号露个脸……他说话真可爱,想太阳(暴言 31L 啊这个声音我他娘的有印象!!!!! 32L 二十七号好软…我本来以为胃药正常聊天的时候就已经够软了,没想到这只【脱裤子】 33L 求31L的姐姐扒一下啊!!!!!然后按住楼上告诉她要冷静(安详) 34L 求扒+1,他说话真的好可爱,被吓到了还往胃药怀里蹭,我操。 这cp我嗑了。 35L 是说视恐怖游戏为精神毒()品的胃药怎么打起了恐怖游戏hh 36L 听你们描述原来这俩人是窝在一起打游戏吗卧槽,为什么你们这么淡定就接受了啊? 37L 因为可爱就是正义啊(。 呼唤一下31l的耳熟姐姐!!!!我想知道来龙去脉!!!!!!! 38L 因为可爱就是正义啊,顺带一提真正原因其实是胃药困的女友粉还未抵达战场。 39L 估计过会儿这楼就要被她们灌废了,安静看着,顺带求31l知情人士在开战前扒出这位天使让我舔舔 40L 31L姐姐撩完就跑,举报了(泪目 41L 我似31!!没跑!!!刚刚只是跑去确认了一下自己有没有耳聋!!!! 然后我觉得我似乎扒出不得了的惊天瓜……(。 42L 坐下吃瓜,顺带一提我也觉得有点耳熟喔……以及今天是怎么回事全部都炸区了,隔壁smoke轮回棒球…几个低产作者都在今天翻了这首曲,这月月榜要被顶穿了hh 43L 不止吧…你看隔壁那个年更都不一定的漂云都在今天开了直播说是预告,简直就是令人害怕。 44L 虽然直播的是练习。 45L 那也够哭昏五条街的迷妹了 46L 我整理好乐!!! 这位二十七号机器人就是以前一直都在U圈投稿的那位鲔鱼太太啊(爆哭)他自己做了个音源叫纳兹,一直投稿有五年了,都没多少人听来着(泣 他的第一作我存在手机里存到现在啊噫呜呜噫……前奏实在是太好听了呜呜呜(拖走 至于我为啥说他声音耳熟,是因为他,和隔壁蛤蜊团的那群!!就是今天翻曲炸榜的这堆人!!!!关系超他妈的好!!!!!!!好到能一起进浴缸的那种好!!!!!!!! 我歇会儿。 47L ?你这卡的让人抓心挠肝的???? 48L 进浴缸???是我想的那个传说中的视频吗???? 49L 我操原来是鲔鱼吗!!!!!啊!!!!!!!!! 我 暴 毙 我真的爱他,我是假粉,我现在就去跳个楼。 50L 这真的是棉花糖的区吗,怎么觉得都是一堆间谍粉。 TBC

【1827】平行线

※ooc都是我的。 ※请爱他们,没了。 云雀恭弥是个别扭的要死的家伙。 这一点草壁哲矢声泪俱下的表示深有体会,自从云雀恭弥越来越喜怒无常开始草壁妈妈就一边感叹着委员长也终于进入了青春期的恋爱烦恼Loop中啊一边闪开被委员长抽飞的尸体无数,顺带着收拾下残局以及为不幸阵亡的路人祷告。 ——愿你在天堂不会因踩到香蕉皮绊倒于别人身上而被委员长认为破坏风纪而咬杀,哦伟大的主啊,阿门。 ——口胡我还没死…噗喔! 诈尸的群演被委员长一脚蹬在脸上,就冲着这力道不脑残也得智障。 所以说你还是安心地去见上帝吧小伙子,谁让你不好好躺着呢。 ———————————————————————— 人在心情糟糕的时候通常智商都会不够用,更何况云雀还在单恋的道路上挣扎。 但这可不是你咬杀无辜群演的理由啊云雀恭弥,你要知道这种无差别攻击的暴力行为会让你的暗恋对象对你敬而远之的……不我什么都没说。 回到正题。 并盛高中新生的开学典礼就是导致这种怪奇现象发生的罪魁祸首,大概。 你要清楚总是有那么一些用来推动剧情的狗血存在才能把这篇文章拖下去,然而这并不能阻止云雀恭弥咬杀翘掉开学典礼跑到天台偷闲的浮游生物。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只是这个故事的另一个主角在这里不小心睡着了而已。 嗯…不小心。 泽田纲吉发誓自己那天绝对不是故意在这里呆着不去参加开学典礼的,明明有在路上走得好好的然后就一脸懵逼地被不良少年拎上天台,接下来的剧情我觉得不说你们也知道这惯用的套路,身上的口袋被搜刮得一干二净之后泽田纲吉被独自留在天台,唯一能够回去的门理所当然的反锁。 颓废了十分钟的泽田纲吉坐在原地思考了一下人生,毅然决定自己还是靠着护栏睡一觉好了。 反正就算呼救也没人会回应自己,还不如休息一下保存体力。 褐发的少年睡相相当糟糕,云雀鄙夷地看着在【自己】领地上睡的一点防备心都没有的草食动物,缓缓地抬起了手中的浮萍拐。 “擅自闯入私人领地外加逃课,违反风纪,咬杀!” 是的是的,是两个人相遇的开端,以少年划破天空的惨叫声收尾。 命运之神磕着瓜子看戏说少年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接下来就随你喜欢的去发展恋爱攻略线路吧,虽然看这开端就知道八成没戏了。 总之这件事给泽田纲吉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心理阴影,以至于只要在他耳边提起云雀恭弥的名字都会让他条件反射的颤抖。疼痛会使人记住从内心深处蔓延的恐惧以及反抗无效的后果,顺带着因为住院而落下的课程都成为了突然暴增的负担,就像是乱七八糟叠在一起的俄罗斯方块一样渐渐在心头积压无法消除。 ——GAME OVER 看着电子屏幕显示的字样泽田纲吉有种摔手柄的冲动,明明只是个简单的关卡他却已经在这玩意儿上折腾了一整个下午,难得的假期时间就这样浪费掉果然还是有点不甘心,他还有一堆漫画没来得及看。 起身关上窗户,用窗帘将晚霞与房间分割,泽田纲吉安静地闭上眼,心里默念着明天也依旧一成不变。 当然要是能准时到校不被学长咬杀那就更好了… “总觉得遇到学长的次数额外的多啊…”泽田纲吉脱力地倒在床上盯着天花板自言自语,“是错觉吧。” “纲君——吃饭了唷——” “来了!” 笨手笨脚的少年跌跌撞撞冲下了楼梯,将所有的情绪全部扔在了身后,任它们一点点消散在了灯光之下。 房间里一片寂静。 云雀恭弥一开始其实并不在意这种小插曲,每天倒在他双拐之下的低能者不计其数,同样的他也没功夫去记住每个炮灰的脸。 只是那孩子让他有些惊讶罢了。 弱不禁风又废柴,顶着一副无辜的面孔再带上那双比jump里所有主角都要大的眼,是任谁看了都想欺负的模样,却又偏偏清澈见底。 重点是,没有什么东西能在那双眼里留下痕迹。 云雀恭弥就是对这一点不爽的彻底。 他还没有蠢到想不出来这个草食动物被迫逗留在天台的原因,至于动手也将大部分原因归咎于原则问题,而剩下的小部分就是纯粹的私心了。 想看看这孩子眼里只有他时的模样。 并中第一废柴在以前云雀恭弥从来没有正眼看过,名号倒是时常听说,在早上咬杀迟到的浮游生物时这家伙也有天天报道,放学后更是凄惨,巡逻时百分百都能看到他欲哭无泪地垫着脚尖擦黑板然后蹭一脸粉笔灰。 太弱了,云雀恭弥打心底这么觉得。虽然完全有理由去把欺凌弱小的浮游生物揪出来教训一顿,但他选择了观望。也许只是一时的兴趣而已还是怎么样,云雀从这个时候就将这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草食划进了自己的领地范围。 ……我说啊云雀恭弥,这就是你每天不务正业蹲守天台的理由? 不,这是例行公事。这么说着鬼之委员面无表情地抽出了拐子。 并中第一废柴在以前云雀恭弥从来就没有正眼看过,那到底是哪一次的擦肩而过让他印象如此深刻? 谁知道呢。在别人的生命里或多或少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是每个人的天性,不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印象对云雀来说没所谓,但是在那个家伙的眼里,仿佛就明明白白写着“云雀恭弥这个人从来就不曾出现在我生命里”一样。 真是有够嚣张。 ——再然后?再然后啊,也不知是从何时开始,聚集,或者说觊觎也不为过,总之围绕在草食动物身边的浮游生物数量激增,与此同时激增的还有理由奇怪的战斗与并盛的损毁程度。 好的,这太棒了。云雀恭弥面无表情。 他对这一连串突如其来的混乱状况无动于衷,也清楚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正在迅速拉进他和某只草食之间的距离。云雀恭弥握着浮萍拐的手紧了又松,得出自己对目前的发展感到心满意足的结论。 ——TBC(可能

【5927】夏夜与你(短,一发完)

※OOC※还很垃圾※意识流,没了。 “我的时间……还剩下十年。”泽田纲吉笑着对狱寺隼人这样说了。 *抛开彭格列不看,泽田纲吉绝对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孩子,不早退不旷课,只是偶尔会在上课时不小心打瞌睡,对老师同学的恶意欺压也是全盘照收,最擅长的是吐槽与迟到…啊,划掉最后一句。总之在他碰到里包恩之前十五年的人生火车运行平安,虽然最后还是脱了轨。 他只是觉得困扰。 突然到来的伙伴与战争逼迫着他成长,他的家庭教师为他在黑暗中指路,他在知道自己没有选择之后攥紧了指环告诉自己要前进,一旦后退大概就等于输给了当时懦弱又无能的自己。 在黑曜战时是这样,在指环战时也是这样,在并盛神社那棵最古老的樱花树下鼓起全部勇气拽住自家岚守的衣角时,他依旧如此。 *泽田纲吉,你要往前。 *直到未来战为止。 白发的男人笑的猖狂,脸上倒三角爪牙般的刺青在泽田纲吉的眼里疯狂放大旋转着填满整个世界,白兰轻飘飘地用着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告诉他说,纲吉君你只剩十年啦。 十年啊。 在轰飞白兰之前泽田纲吉用自认为不太灵光的脑子想了想,第一反应居然是自己会不会变成灵魂体窝在指环里听着狱寺弹钢琴。老实说他对死亡并没有什么实感,只是觉得躺在棺材里的感受的确糟糕。他的后脑勺依旧记得底板坚硬冰冷的触感,鼻尖也似乎仍缠绕着甜蜜腻人的花香,那仿佛是来自海底最深处的黑暗将他整个人都包裹起来与光隔绝,沉默地诉说着十年后泽田纲吉死亡的事实。 铺天盖地的孤独感涌起,从胸口溢出然后逐渐淹没了他的口鼻,黑色的怪物在泽田纲吉的心底挖出了无法掩埋的沟壑,他有那么一瞬间突然就红了眼眶。 *在回到了自己的时代后泽田纲吉也没来得及想太多,里包恩告诉他需要补起来在未来战浑水摸鱼期间落下的功课,测验没有及格的话估计明天并盛头条就是某热血少年裸奔街头。泽田纲吉预想了一下以后凄惨的生活,感叹自己能活到现在真是不容易。 为什么超直感不能用来蒙选择题? 抱着这种想法在心里扎着giotto的小人,纲吉最后还是在放学后把自家岚守兼现任男友拖回了家里指导作业,里包恩不知道跑去哪里折腾些什么玩意儿了,总而言之,现在的状况就是孤男寡男共处一室——安心吧,狱寺那点出息真的做不出什么青春期男生一时冲动能做出来的大事。 纲吉盯着狱寺的侧脸理所当然发起了呆,眼神粘在了狱寺那副好皮囊上就挪不开了,他想狱寺戴眼镜扎起头发时很好看,碧绿的眼睛也很好看,表情严肃但却没有让人感到寂寞,比起十年后隐忍痛苦的脸来说,这可要好上太多了。纲吉不自觉地啃起了笔帽,十年后他的死亡到底是给了狱寺什么样的打击,才会让男人看向他眼神中的感情带着这般沉重与绝望? “……十代目,十代目?是有哪里听不懂吗?”发觉狱寺担忧地探头过来纲吉才意识到自己的走神,抬起头刚想开口回应却发现两人间的距离似乎暧昧的不行,双唇开阖了两下还没能发出声音,年轻的岚守就先一步红了整张脸偏开了头。 什么啊……纲吉小声嘟囔也捧着脸转了个身,两个人就这样沉默了好几分钟,就在未来首领为了分散注意力把飘忽的关注点扔在了如何说服初代解封超直感让他能够糊弄过考试的时候,狱寺似乎下定决心一般把纲吉背过去的身子扳了回来面对自己。 “诶?狱,狱寺君?”还没能反应过来突然就被狱寺直接摁进了怀里,未冷却下来的温度这回直接蔓延到了耳根,纲吉慌乱地想要挣脱却被狱寺有力的双臂箍的发疼,他能感受到恋人不安稳的呼吸与心跳,以及因为发声而震动的胸膛。 “……十代目最近,很不安的样子。” 他的岚守似乎是想把他整个人都揉进自己的骨肉里一样用力收紧手臂,带着仿佛泽田纲吉这个存在下一秒就会消失一样的颤抖。 泽田纲吉愣住了。 自从回来后就一直努力压抑在心底的念头因为这句话再次抽枝发芽,一点一点抽干心脏全部跃动的力量。他眨了眨眼觉得眼眶干涩,开口却问狱寺君要不要参加今天的烟花晚会。 *没有通知任何人就拽着狱寺出了门,泽田纲吉哭丧着脸想晚上回去大概会被他严厉的家庭教师给整到死,也不知道彭格列现在找第十一代还来不来得及。 哈,管他呢,正好活不过今晚明天的测验也可以不用参加了。 一边自暴自弃一边拉着狱寺的衣角,泽田纲吉寻找着观赏烟花的最佳地点,天黑以后的路并不是很好走,他小心翼翼地前进却还是被绊了一下。 “十代目小心!”狱寺及时地拉住了纲吉的手臂,不过由于惯性还是跟着一起倒了下去。 两个人狼狈地跌在带着湿润气息的草地上,周围空无一人,泽田纲吉看着歪在一边的狱寺突然就笑出了声,他小声说着幸好已经到达目的地了,不然就赶不上第一发烟花了吧。两个人再度陷入了沉默之中,泽田纲吉看着漫天的星星发起来呆,在找出他能看到的第四个星座后,狱寺出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十代目还在考虑未来的事情吗?” “……狱寺君果然很厉害呢,这种事情也瞒不过去啊。”泽田纲吉不好意思般挠了挠头,停顿了一会儿笑着开了口:“我其实,一直都很懦弱来着。” “我很害怕。” “原本只是害怕孤独,但是在认识了狱寺君你们之后,觉得终于不是一个人的我发现自己更难过了。身边重要的人越来越多,就越是觉得没有办法一个人离开,或者是目睹你们的离开。” “……我很害怕。” “我的时间……还剩十年。” 泽田纲吉笑着对狱寺隼人这样说了。 烟花尖啸腾空,在终点爆裂炸开,分散成无数彩色的光点落下消失,最后只剩闪烁的灰烬。 泽田纲吉坐起来盯着自己的右手,古典而又高贵的蓝宝石戒指反射着微弱的光芒狠厉地扎在了视网膜之上,他突然就模糊了视野。 “……我不想死。” “我还……希望着可以和狱寺君在一起的时间能够再长一点……” “能够……一直……” 狱寺看着突然哽咽的纲吉没有应声。 他沉默地站了起来,拉开纲吉胡乱抹去眼泪的手用力攥紧,一字一句地将承诺压在了哭花了脸的棕发少年心口。 “如果十代目是这样期望的话,我狱寺隼人绝对会在那种未来到来之前,把白兰那个混蛋炸到天边去!” 他说。 “十代目所希望的就是我所希望的。” 哪怕只有八兆分之一的可能性。 “我会让你在这个时代活下去。”